靖王府里的青瓷花瓶

【启苏】遇见(上)

#赵启平x梅长苏

#逻辑被lo主吃了

#OOC的错误属于我


那是赵启平第一次去那座小城。

南方的普通小城,没有江南水乡的幽美婉转,也没有大城市繁华喧闹。普普通通的灰蓝色天空和普普通通的柏油马路,还有普普通通的匆匆行人。本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却不想,会有一次遇见。


那个下午,他兜进了一条巷子。巷口坐着个老人,赵启平看他面善,便前去问路。

老人乐呵呵地,说,孩子啊,第一次来这里吧,你别看这儿现在可破旧了,以前可是极美极美的呀。后来来了一大帮人,说是要搞什么开发,再后来,高房子建起来了,马路拓宽了,可是那以前蓝蓝的天空,却再也回不来哩……

老人絮叨了半天,才给他指了一条路。末了,补充了一句:你要去的那地儿,其实不去也罢,没啥稀奇的。我告诉你啊,我身后这些巷子啊,你去逛逛,才算没有白来一趟呐……

赵启平一一应下来,道了谢。可老人说过的话,他一转身就忘了个八九成。再走完下午的行程,便彻底忘了个干净。


最后一天,他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回上海的时候,航空公司发来邮件,说航班因为这样那样的特殊原因需要推迟,希望各位旅客能够谅解。

去他的谅解。赵启平扔开手机,成大字型往酒店的大床中间一躺。浪费了大半个下午的时间发呆和胡思乱想之后,他终于不得不下楼——去续房。

既然下了楼,就干脆出去走走吧,顺便吃个晚饭——好吧,他承认,后面才是重点。不过也没错,这小城他已经逛了个七七八八了,再有就是那些小巷子了……

对,巷子。他终于想起了老人的话,打定主意去巷子里逛逛。


巷子里都是些人家,有的已经离开了——可能是迁往他们一心念着的大城市了吧——门上的和墙上的漆都脱落下来,一块块的斑驳在斜阳的照映下倒也别有一番韵味。

更多的还住在那里,隔着院门,他能依稀听见里头孩子玩闹的声音和大人的谈笑声,透过被刷新了一次又一次的白围墙,透过小巷子走过的百年时光,通过他的耳朵,撞进他的心里去。

“找人吗?”一个青年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不。”他下意识地回答,然后才回头去看。

青年有一头墨色的长发,披在肩上,颇引人注意。那青年见他似乎有些怔怔的样子,便友善地笑笑,“梅长苏。”

“赵启平。”他回答。

梅长苏……梅本是个少见的姓氏,如今听得这名字,竟生出几分喜爱来。

“如果赵先生没什么事,只是想了解这小城的人文的话,可以到在下家中去坐坐。”梅长苏像是没有发现他的走神,往下说道。

赵启平只觉得这人说话带了些古韵在里头,不过他本就生得一张清秀的脸,又蓄着长发,这样看来也不算奇怪了。

“啊,那就麻烦梅先生了。”他听见自己应道。


梅长苏的家就是在这条巷子的更深处,不远,走两分钟就能到。赵启平进人院子的时候还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心想防人之心不可无;又想起梅长苏对他如此友善,心里便又多出几丝莫名的愧疚来。

梅长苏同他讲,讲小城以前的故事。他听着,越听越入迷。讲到一处时,梅长苏突然剧烈地咳了起来。赵启平起身走到他身旁,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一只手去帮他顺气。

那只常年握着手术刀和病历本的手抚上对方丝绸般的长发,心跳就好像突然快了那么一下,短暂到让人觉得只是错觉。

那不是错觉的,那应当是心动。


【TBC】


下篇走:http://enobaria.lofter.com/post/1ddc6fc8_b1777ff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