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府里的青瓷花瓶

【启苏】遇见(下)

#赵启平x梅长苏

#逻辑被lo主吃了

#OOC的错误属于我

#前文走:

http://enobaria.lofter.com/post/1ddc6fc8_b1406b4



“我包里应该有一些应急用的药,你需要的话,我去拿。”他说,声音里透着几分担忧。

梅长苏摆手,“不要紧的,都是些旧疾了。再说,西药我也吃不惯,没准还加重病情。”

赵启平点头,表示理解,一时两人都各自无话。梅长苏的咳嗽声一停,便只余满室的寂静。彩霞斜挂在天边,悠悠的,将落未落的样子。红色的、橙色的、粉色的、金色的霞光照进屋子里来,眼前的人仿佛突然就变得好远,好像有几千年的时光搁浅在他们之间,过不去,也忘不掉。

“您还没用晚餐吧。”梅长苏问他,脸上永远带着那给人强烈的距离感的温和的微笑。赵启平点头起身,“打扰梅先生了……”

梅长苏打断他,“您可能误会了,我是想说,如果赵先生愿意的话,不妨留下来用完晚餐再走吧。您明天就要离开这儿了,不是吗?”

“梅先生是怎么知道的?”赵启平重新坐下,算是默认了对方的邀请。

梅长苏于是进了厨房,“一般的旅客来这儿,顶多待上两天,总是走马观花地把那几个‘著名景点’看一下就走的。像你这样走进巷子的人,我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他的声音伴着烧水声从那边传过来,似乎有点不清楚,但确实是给这个看上去有些飘渺的人添了些热热闹闹的烟火气,“从你背的包,你的穿着打扮,你的口音来看,绝不是一个本地人——上海?”

“嗯,上海。”赵启平道,“梅先生很熟悉上海吗?”

“熟悉到谈不上,知道那个地方罢了。”梅长苏答。

赵启平没再接话,梅长苏也不接着说了。一时间,名为静默的气氛在两人间蔓延开来。


梅长苏把面端上来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透过窗子依稀可以看见灰蒙蒙的天上点缀着几颗星星。 

梅长苏顺着赵启平的目光望向外头,“今晚的星星不多……”

“跟上海比起来,已经很多了。”赵启平轻声道。

梅长苏没答,只是把碗往他那边推了点,“我们这儿的面,是有特殊做法的。凉了,就不好吃了。”

赵启平接过碗筷,抬头便看见梅长苏带着些许期待的眼神和轻微上扬的嘴角。他突然笑起来,看到对方困惑地眨了眨眼,然后也跟着他一起笑起来。

似乎是受了这户人家里莫名欢乐起来的气氛的影响,巷子里忽然有了儿童喊叫的声音。他们呼唤着自己伙伴的名字,那拉长的尾音,好像用尽浑身的力气拉长了每一个人都不愿让其远去的童年。没过多久,大人呵斥的声音就响起来了。于是孩子们就依依不舍地告别,他们拥抱牵手,然后被迫放开,等待明天的重聚。

可他们也不知道,哪一个明天,会是最后一个。


“孩子们这个点回家,就直接上床睡觉了吗?”赵启平问。

“是啊。”梅长苏的脸被头发的阴影遮蔽住,看不清表情,“每一天都是这样。每一天都有孩子在巷子里打闹喊叫,但许多年过去,原来的孩子长大了,新的孩子又重走起他们走过的岁月。

“真好。”赵启平说,“上海的那些孩子,这个点才是他们闹腾的时间的开始呢。成年人经常出去吃夜宵,有时孩子也会跟着一起。”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但是不管在哪里,总会有一些不一样的。”

“怎么说?”

“比如我今天走进了这条巷子,对于这条巷子和里面的所有生物来说,就是一件很不一样的事情。”

“说得也是。”梅长苏抿着嘴笑起来。


再比如遇见你,也是我平凡生命中一件很不一样的事情。




【尾声】


在好多好多年以后,赵启平还会想起这次遇见。他的脑海中会浮现出那个傍晚,夕阳给那个人的影子踱上了一道金边,他似乎一伸手就能触到,可是他又害怕,自己一伸手,就打破了这场魔咒般的遇见,一切都会消失了。

他回去那个小城过一次,好不容易找着了那条巷子,像里头的人问了路,却再也找不回那个想见的人。

“梅长苏?从前是有这么个人的,好像是个教书先生,就住在那儿。但他在几年前就搬走哩,说是去了……上海?不知道他在这儿好好的,去那么个地方干什么……”

他细细回忆了梅长苏说过的话,想起他应当是在那条巷子里生活了许多年的。如今他走了,巷子和小城却都是未变的,只有故人徒伤感了。


在好多好多年以后,赵启平独行在人来人往的上海街头。在一个红绿灯前,他停下了脚步。隔着汹涌的人潮,他看见马路对面有一个人,有一头被挽起的墨色长发,和一张熟悉的笑脸。

那是一场崭新的遇见。



【END】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