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府里的青瓷花瓶

【靖苏十世镜】〖性转百合〗若晋江遇上起点(4)

大型靖苏前世今生穿越接龙活动,正在进行时。

以镜为媒,纵渡痴妄,人都言三生三世,他却将十世赋予一人。

五人一世,一世七日。敬请期待。

吃粮烦请关注主页君 :@靖苏十世镜 

下一棒选手:  @温溯溯溯溯 

前文走:

(1)  (2) (3)

------

梅长苏心都要化了。

景琰为了见我,从一个她母亲说很重要的晚宴上逃出来了!她为了见我逃出来了!

但她的脸上还要挂着得体的笑容,道:“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她和萧景琰各自在一张桌子的两端坐好,后者看着她,无辜地眨了眨眼,“  哦?我的作风是怎样的?”

梅长苏表示自己快要溺死在那双眼睛里了。

萧景琰见她没答,也不再追问,只是默默地看了看桌上一份吃了一半的羊排套餐,又看了看她。

她真的太可爱了!梅长苏的内心全是波动,甚至有一丝想扑上去亲吻萧景琰。她强作镇定,挥手召来了服务员:“麻烦把我之前要的另一份招牌孜然烤羊排也端上来,谢谢。”接着她又转向萧景琰,努力将脸上的迷之笑意收了起来,“我没来过这家餐厅,所以就只点了推荐菜,你不介意吧?”

“嗯。”萧景琰应了,“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我不知道啊,你要是不来,我就打包一份送你家去好了。晚宴上的东西虽然精致,但想必你应付那些人来也麻烦,吃不了多少东西的,晚上一会儿就饿了。”梅长苏飞快地答道。

“哦……不对,你还是没有回答,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我喜欢你所以调查你你信吗,哼。

服务生端来了救场的羊排,梅长苏赶紧低下头去叉起一小块自己盘子里的肉,一边转移话题道:“这家餐厅的羊排真的很不错,你快试试。”

萧景琰的注意力果然立刻全部都被转移到了食物上。梅长苏默默感叹了一下这个萧景琰简直和小说里的一样好骗。


“哲姐。”萧景琰突然放下刀叉,一脸严肃地看着梅长苏。

“啊?”

“你的真名,是不是叫梅长苏?”

“嗯,你怎么知道?”

“你的小说里写了啊。”萧景琰耸肩。

“哦,对。”

 智商怎么又掉线了。梅长苏咬着牙,恨恨地在心底责备自己。

萧景琰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追问更多——她看起来是饿坏了,跟所有端上来的食物都纠缠不清。

“呃……有没有人同你说过,你长得很漂亮?”梅长苏斟酌着用词。

“有啊。挺多的。”萧景琰专心致志地对付着羊排,口齿不清地应着。

“哦……”梅长苏直勾勾地盯着萧景琰,穿着简约但不失优雅的晚礼服、正在将小块切好的羊排放进嘴里、晚礼服下隐约可见一条心形项链、项链下面隐约可见一对精致的锁骨、锁骨往下……的萧景琰。

 啊!没眼看!


大堂里的人渐渐散了,服务生端来了甜品。年轻的小姑娘踩着细高跟,满脸娇笑地送上来两份草莓蛋糕。

梅长苏叫住她,“我记得一份套餐里只有一块甜点的。”

小姑娘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解释道:“哎呀,不是快七夕了吗,凡是点了这款叫‘情定’的蛋糕的,我们都多送您一份!”

“哦,那谢谢了。”梅长苏把两份蛋糕都推到萧景琰面前,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萧景琰看了看蛋糕,又看了看梅长苏,添了一圈嘴唇,然后把其中的一份推给了梅长苏。

梅长苏也不推辞,把蛋糕拖到自己面前。蛋糕上有一块巧克力,是锁的形状。

她下意识地去看萧景琰的那块蛋糕,正好对上对方探寻的目光。

“我的是锁。”

“……钥匙。”

半黄的光线下,剩一片暧昧的寂静。

餐厅是单独成栋的,两层楼,一层大堂二层包厢。周围环绕着多栋高大的居民楼。梅长苏订的位置在窗边,隔着落地窗和窗外低矮的灌木丛正好可以看见一条安静的小林荫道。路灯是白色的,路过的人同人影一起被裹上了一层希望的色彩。

突然间有车铃声冲破静谧,两人同时看向窗外,见一个姑娘骑车而过,后座上另一个姑娘搂着她的腰,长发紧贴在她背上。

梅长苏抿唇笑着,萧景琰却红了脸,像是撞破了什么天大的秘密。


 挂钟滴滴答答,时针走到八点整,餐厅中间的小舞台上走上一个女歌手。沙哑着嗓音,打开麦克风。


能够握紧的就别放了
能够拥抱的就别拉扯
时间着急的
冲刷着
剩下了什么
……


灯光暗下来,音乐淡下来,人影散下来。

一切都刚刚好。

于是断了片的回忆拼命涌来,潮水般的,抑制不住,雨点般的,捕捉不了。

梅长苏疑惑,是她在萧景琰神烦的催稿中养成了有她在身边的习惯,日久生情,还是她只是因为那一日萧景琰发来的一张照片而一见钟情。

都不是。

时间被切割成光影,光影里谁的模样交错重叠,记忆在流年波澜中颠簸破碎又被粘贴成型。

是命中注定。
是相见恨晚。

梅长苏开了口,声音是浮在云端般的不真切,又似来自深渊魔女的召唤,让人难逃她话里的漩涡。

“景琰……”


评论(2)

热度(35)

  1. 冬小蚁靖苏十世镜 转载了此文字
  2. 靖苏十世镜靖王府里的青瓷花瓶 转载了此文字
    四推:  你缺席,我失意,却依旧打包好你最爱的羊排。 你登场,我惊喜,为伊人秀颜更为这重视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