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府里的青瓷花瓶

【靖苏】争吵

#现代AU

#一颗小糖豆儿

#细节描写练习

#微意识流



萧景琰已经在梅长苏家门口站了一个小时了,他的手几次落到那扇灰色铁门上,可都没有敲下去过。

从楼道间往外看去,外头正飘着雨。晚上七点多一些的时候,街道上的车子来来往往的,喇叭声一直响个不停。黄的红的车灯交错在一起,路灯也是黄的,于是一切都是暖暖的颜色。夏日里茂密的树叶在一片昏暗中绿得发黑,雨丝细细的,被风吹斜了,灯光下格外显眼。

是城市中最平凡不过的景象。

而他们也像城市中最平凡的情侣一样,总有着最平凡的争吵。萧景琰这般想着,手又一次落在门上,楼道里的感应灯因为一点小响动亮起,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便在那灰门上落了一小片阴影。


他们真的总是争吵的,有时只是一两句话的事儿,有时则要闹上几天。萧景琰是个性子耿直的人,说的话有时不大过脑子,也就常整出些误会来;梅长苏虽总是温柔淡漠的样子,骨子里却仍有着那么一股傲气,置起气来旁人说什么也好不了。穆霓凰来劝他们的时候,依着性子总偏向梅长苏那一边的,萧景琰想自己有些委屈,但也没什么好说的。

吵得最凶的一次,应是去年冬天。那日下着大雪,金陵城的气温大约是近几年来最低的一次。梅长苏向来身子弱,偏硬是在萧家别墅外头花园里的风口处一动不动地站了四个小时。萧景琰在那四个小时里,也就真的没有踏出别墅大门一步。最后是闹到蒙挚大哥来了之后,一起劝才给劝好的。


可即使如此啊,吵吵闹闹的,日复一日月复一月,他们仍能像许久以前那样,午后阳光,白水清茶,两个不说明媚只言温情的笑,一个不问何始只道缠绵的吻。


门被拉开,萧景琰还怔着,梅长苏却低低地笑了。客厅开着空调,屋里电视机中正放着新闻联播,菜大概是刚好,放在厨房里没有关门,整屋都飘香着一股子饭菜味儿,温度仿佛也上去了几度。米白色沙发上零散着摊着四五本杂志,餐桌上的两套碗筷已经备好了。

“进来吃饭吧。”梅长苏道。

“好。”


【END】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