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府里的青瓷花瓶

2016年终总结

本来没有写年终总结的计划的,可是看了看首页,忽然又觉得不写点什么,这一年便过去得太草率。当真正动键盘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年自己真的荒废了太多时间,让自己喜欢的满意的文字太少,有深度的东西太少,触动人心的东西太少,文字表达十分贫乏。可一对比2015,依然能看到自己那么小小的进步,至少少了许多的幼稚。


来看看这一年我都干了些什么……



1.

“您还会再来看我吗?”她颤抖着问。

“我明天就来。”他回答。然后站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摆,走到门边推开了门。

娜塔莎静静地看着他,好像在等他说些什么。可是她什么也没等到,罗德里赫头也不回地出去了,顺手带上了门。

他是谁?

他叫什么名字?

她又想不起来了。


——《鱼》



2.

火车终于驶离站台,他望着它离开的方向,一片浓雾烟煴中,他甚至看不清那辆承载着某个人梦想的大铁皮盒子的轮廓。光线透过来,火车站厚重的空气在他鼻腔里变得稀薄,有种窒息般的难过在喉咙间徘徊,让他几乎喘不过气。他觉得那个人的未来就像是那片白雾,他根本无法看穿。他所能做的,只有祝福。

火车上的人坐在他的卧铺上,戴着耳机看向窗外。缱绻的目光穿过厚厚的玻璃,落在绿油油的田野上。耳机里放的那首歌,唱颂着一段无果的恋情。


——《他》



3.

阿诚还不知道,这几乎是他最后一次做那个梦。

梦里,他已贵为天子,却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心爱之人随大军远去。他第一次在梦境里感到无能为力,只能将千言万语化作一个眼神,饱含的希望与坚定之下,是诉不尽的缱绻缠绵。

他没有等到那个人的归来,只在最后一次,记住了他的名字。

林殊。

梅长苏。

他唤他景琰哥哥,唤他景琰,唤他殿下,唤他陛下……

他的一生,似乎都与他的缠绕在了一起,难舍难分。


——《深宵残梦》



4.

上海的夜空像一张巨大无比又密不透风的网,把她们这些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牢牢禁锢在里面。那些夜半时分还在闪烁不休的霓虹灯光和那些路边最最普通的橙黄色光线隔着幢幢楼房交织在一起,在她一片朦胧的视野中无声地喧嚣着。

她们都是网中最渺小最无助最不起眼的尘埃,却拥有着最高尚最勇敢的冲破一切的梦想。


——《寂寞寂寞就好》



5.

彩霞斜挂在天边,悠悠的,将落未落的样子。红色的、橙色的、粉色的、金色的霞光照进屋子里来,眼前的人仿佛突然就变得好远,好像有几千年的时光搁浅在他们之间,过不去,也忘不掉。

……

在好多好多年以后,赵启平独行在人来人往的上海街头。在一个红绿灯前,他停下了脚步。隔着汹涌的人潮,他看见马路对面有一个人,有一头被挽起的墨色长发,和一张熟悉的笑脸。

那是一场崭新的遇见。


——《遇见》



6.

黑暗,浓雾,不知所措。闪电,雷雨,风暴来临时的训练场。不存在的承诺,血光,念。舌尖上的血痕,荒芜的荆棘丛。绚烂的,灯火通明的,彩蝶,街市。迷路,迷惘,迷迭香。期待与破碎与再次期待。你。

再次见面,是很久以后了。她不再梳着俏皮的团子头,也不再穿着随性了。他满身烟尘,头发依旧杂乱。她站得远远的,在离铁栏杆几米以外的地方,低垂着眼,很乖顺的模样。

他们之间越来越找不到话题,从前他觉着就算是两人已无话可说,只要能在她身边待着,便是开心的。可现在呢,她似乎都不愿待在他身边了,只是一心牵挂着远方。

她的远方里,有沙场秋风,有骏马嘶吼,有刀光剑影,有旗帜飘扬。独独的,没有他。

我会在远方等你的,他想。


——《故事》



7.

从楼道间往外看去,外头正飘着雨。晚上七点多一些的时候,街道上的车子来来往往的,喇叭声一直响个不停。黄的红的车灯交错在一起,路灯也是黄的,于是一切都是暖暖的颜色。夏日里茂密的树叶在一片昏暗中绿得发黑,雨丝细细的,被风吹斜了,灯光下格外显眼。

是城市中最平凡不过的景象。

而他们也像城市中最平凡的情侣一样,总有着最平凡的争吵。

……

门被拉开,萧景琰还怔着,梅长苏却低低地笑了。客厅开着空调,屋里电视机中正放着新闻联播,菜大概是刚好,放在厨房里没有关门,整屋都飘香着一股子饭菜味儿,温度仿佛也上去了几度。米白色沙发上零散着摊着四五本杂志,餐桌上的两套碗筷已经备好了。

“进来吃饭吧。”梅长苏道。

“好。”


——《争吵》



8.

他成了他的一个伤口,在这瑟瑟寒冬中日复一日地被撕裂。人生若只如初见这样的话,用来形容他们大概最合适不过。回想着,眼角眉梢,指尖发尾,皆是他无边的柔情。

这个故事有了一个美好的开始,却没有一个美好的后来。

后来,他们在乱局中不得不决裂,剑影刀光间却藏不住眼底那一丝微弱的眷恋。后来,兵临城下,悲歌四起,穿越过曾经热闹现在只余荒芜的集市,穿越过石堆砌的城墙,穿越过万军阵前,穿越过被炮火烧焦的空城与土地,回到那年灯火幽幽帷帐重重间,箫声起,惊鸿一瞥。


——《雪》



9.
今年王都的冬天比似乎往年来得都晚些。

初雪之后,地上便铺着一层薄薄的白色。路人在上面踏出深深浅浅的脚印,长长的轿车压出两道长长的印迹,消失在街角。

天色向晚,整片天地被染成橙黄。他裹紧了黑色风衣,加快脚步转进一条小巷。

小巷里大约是有几户人家住着的,他走到尽头,敲了三下巷子左边那扇门,顿两秒,又敲了五下。

不久的时间,锈迹斑斑的铁门被吱呀吱呀地拉开,露出一张苍白的脸。他压低声音,“是我。”


——《夜前黎明》



10.

没有人可以永远在一起,就像没有人可以永远爱下去。

木乔木在草稿本上写下这句话,然后把笔捏在手里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最后望向窗外。

她常常做一个梦,梦里她坐在一辆列车上,是那种古老的英式火车。空空荡荡,摇摇晃晃。她一个人,驶向世界尽头。

木乔木推开窗,趴在大理石做的灰白色窗台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弥漫着的是烟尘,是菜香,是灯光,是天,是云,是月色,是下过雨又干透了的水泥路面,是来来往往的人群,是汽车此起彼伏的喇叭声,钻进她的鼻腔里,肆意而喧嚣。

于是她纵身一跃。

夜色正浓。


——《乔木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挑了一些今年写的文章里具有代表性的一些片段,安慰地想着自己大概也没有那么差吧。2016的我在网络里收获了很多,但现实生活依旧十分不遂人意。公历新的一年的开始,要以更认真的态度去面对身边的每一件事,更好得待身边的每一个人。

对自己和陪着我的你们的祝福嘛,用一句“万事如意”大概就能概括一切表达期望的词语了吧。

就这些啦,一份没什么水准的年终总结……新的一年也要继续爱你们呀♡

评论

热度(1)